主页 > 六合彩资料 >

公司采取“公司+农户+合作社”

时间:2018-08-31 13:2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在海南鹦哥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参加研学旅行的学生一起观察鸟类活动。海南日报记者袁琛摄
  对于开学就要升高一的周君瞳来说,这个学年最期待的,可能就是和同班同学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研学旅行。身为海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初高中一体化实验班的学生,她已经参加过两场研学旅行了。和此前的旅游相比,研学旅行有太多不同,也有更多收获。
  古人曾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古人又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中小学生国内、国际游学由来已久,但从未像今天一样火爆。数据显示,我国游学人次自2014年后迅速增长,境内游学人数由当年的140万人次增长至2017年的340万人次。海南也成为研学旅行热门目的地:进入暑期后,不管是海南省博物馆、文昌航天科普中心,还是鹦哥岭保护区、呀诺达雨林文化旅游区等,常常可以看到一队队的学生前来开展研学旅行。
  中央12号文件提出,海南要推动旅游业转型升级,加快构建以观光旅游为基础、休闲度假为重点、文体旅游和健康旅游为特色的旅游产业体系。海南,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优势和丰富多元的旅游产品,又有着巨大旅游市场,如何在开展研学旅行中走在全国前列?届时,研学旅行或将成为我省旅游产业的一个新的增长点。
  路上的课堂——有“游”更有“学”
  从文昌孔庙到东坡书院,从大田坡鹿保护区到黎族自然村落,从莺歌海盐场到东方风力发电厂……提起上个学年参加的8天环岛研学旅行活动,周君瞳仍充满兴奋之情。因为,这场旅行十分特别。
  这场主题为“修学游,爱家乡”的研学旅行,首先由初高中一体化实验班的各学科老师提出海南各地与学科知识相关联的地点,精心设计和选择游学路线。8个学科老师皆有备而去,每个学生人手一份《游学学案》,里面有老师准备的各个学科相关知识点,在户外的课堂中与海南历史文化、乡土地理来了一场亲密的接触。
  “莺歌海盐场和洋浦千年古盐田制盐方法是不一样的。在现场,老师讲了一遍就明白。”周君瞳对于盐田上的化学课记忆犹新,“海水中含有氯化钠、氯化镁等,古盐田晒制的食盐氯化镁的含量要多一些。”
  周君瞳的妈妈陆海燕对这次研学旅行评价颇高:“处处是课堂,寓学于游。这对孩子们的成长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2014年,在省教育厅的支持下,海师附中创办了初高中一体化实验班,海南师范大学校长林强将研学旅行作为实验班的一项教学设置,积极探索基础教育领域改革。这与国家对研学旅行的重视不谋而合。2014年及2015年,国务院先后出台《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和《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将研学旅行纳入学生综合素质教育范畴。正因为拥有先进的理念和有效的实践,根据教学目标合理进行课程设置,海南师范大学的《中学研学旅行课程的开发与应用研究》获得2018年海南省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奖特等奖。
  最近几个月,研学旅行显然已经成为教育界的热点——
  海南中学高一学生在老师带领下走进博鳌风情小镇,探索乡村旅游发展新模式,到海南黎族、苗族聚居区,收集即将失传的民歌民谣,到我省矿区考察矿产资源开采情况;海南省农垦实验中学也在槟榔谷黎苗文化旅游区开展为期两天的研学之旅,雨林知识课堂、体能户外训练、民族风俗体验等丰富的课程安排让同学们收获颇丰。
  7月下旬,陵水东华初级中学和三才中学两所乡镇学校的同学也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研学旅行,在三亚水稻国家公园感受农民耕作的艰辛,在兴隆热带植物园制作“自然笔记”。“以前,我就听说过兴隆热带植物园,但一直都没机会到这里参观。感谢研学旅行,开阔了我的眼界。”陵水东华初级中学初一学生陈玉程十分开心。
  除了海南本地中小学校,我省依托独特优势,成为岛外学校研学旅行的目的地。
  深入雨林谷腹地,倾听黎族神树千年根吊石背后的故事,了解山林深处的黎族苗族文化……6月底,香港圣公会中学师生一行40余人走进海南呀诺达雨林文化旅游区,将中国最大的开放式热带雨林资源博览馆作为研学旅行新平台。首次走进热带雨林的师生们在导游的带领下深入雨林谷腹地,学习世界最毒之树“见血封喉”等植物知识,体验黎族阿哥阿妹的捏耳礼。
  “大山雀、白头鹎……”7月14日凌晨,白沙黎族自治县元门乡罗帅村,孩子们端着望远镜、相机朝树上端详,咔嚓咔嚓地拍照片。这是从北京来的“自然之翼”夏令营观鸟组在鹦哥岭的野外实践活动。
  借着研学旅行的东风,海南已经成为众多中小学生的新课堂。
  “蛋糕”很香——政策助推下的千亿市场
  对于我省景区和旅行社等旅游企业来说,他们将迎来更多像周君瞳一样参加研学旅行的孩子。
  今年初,海南省教育厅等12部门联合制定并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根据教育教学计划科学合理安排研学旅行时间,同时,要将学生参加研学旅行活动结果纳入学分管理体系和综合素质评价体系,并将加强研学旅行基地建设。
  “让学生转变观念,获得能力的提升,不能光靠课堂里的说教,还要让他们对社会有所体验和感悟。《意见》的出台,给众多学校吃了‘定心丸’。”海口市第一中学老师吴坤雄认为,将研学旅行纳入教学计划,学生们可以实现跨学科知识的融会贯通,激发出自主学习的潜能。
  这个暑假,海口市民周元带着孩子前往云南大理参加了云朵学校的游学夏令营。孩子跟着当地白族的老师体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扎染,与获得相关教练资质的美国老师学习棒球和皮划艇,与来自日本的老师在苍山脚下采茶……“孩子出门游学,我会选择比较有特色而且相对有新鲜感的地方。其中拥有较高体验感的课程设计是我最为看重的,同时,师资也必须达到一定水准。”周元说。
  因为平时陪伴孩子较少,海口市民王德毅更加期待学校多组织些研学旅行的活动:“平时没时间带孩子出去走走,现在有关部门提倡开展研学旅行,我们当家长的举双手赞成。” 位于万宁长丰镇的雅利槟榔厂,工人们各自忙碌在自己的生产线上。近年来,万宁市大力发展槟榔加工业,延伸产业链,加快推动槟榔产业转型升级,不仅带动了经济发展,还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了就业机会,帮助他们实现增收致富。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由海南福瑞喜牧业科技公司经营的雪古丽共享农庄共吸纳昌江5个乡镇466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不少入股贫困户在领取每年固定分红的基础上,还在雪古丽农庄打工。图为雪古丽共享农庄工作人员在给牛喂饲料。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杨耀科 摄
  “今年前三批养的鸭子都卖出去了,算下来挣了十来万元,年底肯定能脱贫!你看,这些小鸭苗是我刚进的。”
  “阿标,你还是急了些,急了可要吃亏,养鸭子要盯紧市场、分批投资。”
  聊天的是定安县卜优村南多岭村民小组贫困村民周忠标和卜优村致富带头人、家庭农场主陈明福。8月25日下午,陈明福这盆“冷水”泼下来,周忠标非但不郁闷还频频点头:“阿福说得对,还是要多研究行情!只有用心学用心干,才有钱赚!”
  像陈明福这样的致富能人,能在经营思路、养殖经验、销售渠道上,帮助许多贫困户发展致富,避免贫困户单打独斗,助力提高产业帮扶组织化程度。
  眼下,海南省全面推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共享农庄、农民合作社示范社、示范家庭农场、致富能人带动,覆盖所有贫困户的“五带动全覆盖”帮扶模式。越来越多的贫困户在帮扶下,日渐成为有心学有业干有钱赚的脱贫户。
  技术+渠道 家庭农场帮贫困户搭上“增收快车”
  在定安新竹镇卜优村南四岭村民小组村口处,有一幅不断“长大”的“家庭农场+贫困户”脱贫攻坚基地示意图。海南日报记者从图上看到,目前南四岭村有家庭养猪场19个、养鹅场18个、养鸭场21个、林下养鸡场16个、蛋鸭场2个。
  上世纪90年代,南四岭村还存在不少荒地,低产旱田遍布,村民收入也不高。这一切的改变要得益于村民陈明福和其他致富带头人。
  早些年,陈明福曾在广州打工,后回乡创业。陈明福决定效仿广州农民充分利用土地的做法,在坡地上种树养家禽,在洼地里挖塘养鱼。
  这一做法盘活了这个面积仅有1.5平方公里的小村庄,村里的家庭农场蓬勃发展,从最初的6家家庭农场壮大到现在的57家。目前,南四岭片区的家庭农场除发展养殖业外,共种植香蕉14000株、槟榔6500株、牛大力70多亩、莲雾45亩。
  “同村一定要避免扎堆种植养殖、同质化竞争。”陈明福说,村里能形成规模养殖的重要原因是,种植养殖前大家会互相通气,了解市场动向,打好分批分类投资的时间差,形成规模效应后,吸引合作社、企业前来成批收购。
  目前,陈明福帮扶5户贫困户发展养殖业。今年4月初,他还组织贫困户到家庭农场观摩学习,“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选择品种,我负责教养殖技术找销售渠道。乡里乡亲能帮就帮,我们把好‘方向盘’,把他们带上‘增收快车’!”
  定安县新竹镇镇委副书记张月鑫介绍,今年,在新竹镇委、镇政府的引导下,通过采取“家庭农场+贫困户”抱团发展特色产业的模式,一户家庭农场联系帮扶2-5户贫困户,由贫困户利用帮扶资金参与家庭农场的优势产业经营,家庭农场负责指导贫困户学习种养殖技术和产品销售,目前共有34户家庭农场帮扶134户贫困户。
  “去年我来做信息采集的时候,周忠标也自己养了一些鸭苗,可一年忙到头也没挣什么钱。今年通过致富带头人的技术帮扶和开拓思路,他还贷款5万元养鸭,脱贫底气足了很多!” 张月鑫说。
  就业+信心 全省4.6万个经营主体助力产业扶贫
  8月24日,在昌江黎族自治县七叉镇红峰村,脱贫户黄小丽正在昌江红丰霸王岭山鸡发展有限公司娴熟地喂鸡。
  黄小丽说,她的两个孩子都在上初中,她和丈夫主动向村干部申请要出来打工,去年9月来到昌江红丰霸王岭山鸡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喂鸡、清理鸡棚等杂活,每人每月收入2500元。
  在公司打工给黄小丽带来变化的不仅是有了稳定的收入,更让她和家人对生活多了一份信心。
  红丰霸王岭山鸡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丁保卫介绍,公司采取“公司+农户+合作社”的合作养殖模式,由公司提供种苗、技术给合作社和农户,做到统一供苗、统一防疫、统一品牌、统一销售,并吸纳贫困户打工就业,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去年红丰公司与七叉镇90户368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签订协议,实现每户每年平均增收8040元。
  不仅是昌江,文昌市日前也全面落实“三方”协议书的签订,由经营主体、贫困户以及市、镇、村三级责任人签订帮扶协议书,明确产业扶贫帮扶任务、经营主体帮扶职责、贫困户参与形式和获利方式等,确保产业帮扶组织化程度达到100%。比如,海南传味文昌鸡养殖有限公司自去年以来,自主投入资金570万元,推进“公司+贫困户”委托养殖模式,吸纳抱罗镇、东阁镇等乡镇的贫困户养殖文昌鸡,共发放鸡苗35万只,并负责保价回收养殖的文昌鸡产品。通过统一提供种苗、饲料、防疫、管理及销售渠道,保障贫困户收益,实现了户均收入6万元。
  省农业厅产业脱贫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海南省围绕槟榔、益智、橡胶、百香果、文昌鸡、黑山羊等海南优势特色种养产业,因地制宜推行扶贫资金、土地、技术、劳动力入股合作,强化产销衔接,促进“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截至目前,全省共有4.6万个经营主体参与产业扶贫,通过种植养殖产业带动贫困户5.7万户24万人,产业组织化帮扶覆盖率达90%。
  模式+创新 实施贫困户特色庭院经济增收行动
  据了解,目前,海南省多个市县在“五带动全覆盖”产业模式的做法上有所创新。比如陵水黎族自治县大力发展庭院经济,推广适合在庭院内种植的槟榔、椰子、百香果等品种,鼓励贫困户利用房前屋后有效空间积极发展产业;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鼓励贫困户自主经营,对贫困户家庭经营纯收入当年达4000元以上的,每户奖励1000元用于发展生产;临高县、五指山市、屯昌县等通过“经营主体+贫困户+合作社”的做法,引入企业等经营主体,采取土地流转、股份合作、订单帮扶、劳务用工、技术服务等方式,构建贫困村、贫困户的利益联结机制;保亭创建海南省首个扶贫济困型共享农庄——享水谷共享农庄,引导贫困村集体经济组织与市场投资主体共同建设共享农庄,使农民转变为股东、农房转变为客房。
  “这些经验做法都值得借鉴推广。庭院经济主要考虑发展短平快的产业以及美化农村人居环境,引导贫困村集体经济组织与市场投资主体共同建设共享农庄则是壮大集体经济,增加村民财产性收入。”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海南省还将重点支持一批信誉好、带动能力强的产业扶贫经营主体,研究制定进一步支持优秀扶贫龙头企业、合作社等经营主体的政策,搭建融资平台,实施奖惩结合管理制度,进一步压实经营主体的扶贫责任。同时,创新模式实施贫困户特色庭院经济增收行动。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全省有“五带动”主体1917个,其中企业227个、共享农庄25个、合作社1028个、家庭农场49个、致富能人538个。落实帮扶主体、帮扶责任人与贫困户产业帮扶“双签约”责任,全省有6.5万户贫困户分别与1610个帮扶主体和5.2万个帮扶责任人签订帮扶协议。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