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新闻 >

文化旅游体育产业的融合发展峰会

时间:2018-10-24 10:5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现在的悦跑圈,从防作弊、智能赛事轨迹纠正技术、线上马拉松、赛事Live,疆域逐渐扩展到线下,每年参与上千场次专业赛事。“全世界只有一个项目所有完赛者都能获得奖牌,那就是马拉松”,在梁峰看来,相比于美国目前每5个人就有1个人完成一场马拉松,中国目前马拉松运动发展得远远不够,“连续2年全国只有50.8万人完成全马或半马”。梁峰坚信,悦跑圈的护城河在线下。为了让更多用户参与进来,悦跑圈推出诸多趣味赛事,包括蜡笔小新、忍者神龟、?史努比、熊本熊、小羊肖恩、加菲猫、星球大战、悟空传等ip合作,“趣味赛事值得中国大力发展的,只有把跑三公里、五公里的人培养出来了,他才会去跑五公里、十公里、才会跑半马全马。”。
  代际变化和消费的不断升级,体育人群在中国日趋增长,这也使得梁峰认识到体育行业将是一个拥有巨大体量的存量消费市场。对于撬动体育产业服务市场,,梁峰不喜欢用“生态链”这样的字眼去描述自己的布局,他认为自己仅仅是在打造一个“干干净净的真人版网络游戏”,悦跑圈涉足的赛事、服装、体育、旅游等服务,都可以对应到游戏世界:服装就是装备,投资的赛事就是游戏里的支线任务,体育培训是拜师学艺,飞艇是体育旅游……成功了就像打到大boss,换个游戏继续玩。“网络游戏怎么布局,我们就怎么布局,靠努力打造一个个干净的世界”。
  在梁峰的身上,我们能看到一种独特的平衡感:一个体育爱好者的热情,一个冷静创业者的初心。在体育这个离钱很近的大赛道里,梁峰不避讳悦跑圈作为一家企业对“盈利”的诉求,然而,他更看重“体育”的精神内核,并把这种精神传达给更多人。对于“体育”精神的理解,梁峰没有过多赘述,只是讲了一个在台湾真实发生的故事:一场跑步赛事上,来自日本的一名越野高手和一名台湾选手要并列出线了,这时台湾选手后退了一步,并推了这位越野高手一把,让他先冲线。当被问及为什么要这么做,台湾选手答到,“我的能力是打不过他的,我不想靠他生病获胜,我希望哪天堂堂正正打赢他”。创业,总是给人风云变幻之感,在市场的洪流中大起大落,稍不留神就会被凶猛的浪头湮没,或者在转弯处被后来者轻松超越。尤其在各行业被不断颠覆和重塑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在资本和风口的裹挟中屹立不倒,是多少创业者都在思考的问题。乘着移动互联网的东风,“跑步热”迅速攀升,使得一大批互联网创业公司涌现。2014年,悦跑圈顺势而生。
  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于此。文化旅游体育产业的融合发展峰会、统一战线参与黔西南试验区脱贫攻坚座谈会、贵州山地旅游发展与市场拓展座谈会……围绕主题本届大会举办了丰富多彩的主体活动、配套活动、系列活动及国际山地户外运动赛事共68项。
  以山地之名,贵州向世界敞开了一扇窗;以山地为题,贵州书写了一张融合发展的精彩答卷。近年来,在“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这个高端平台的助推下,贵州深度挖掘山地民族特色体育资源,推动体育旅游与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的融合发展。
  十月,深秋。群山环抱、烟雨蒙蒙,穿过一道道山水屏障,一幅山水城市、美丽乡村的水墨画卷让人如梦似幻。在这个丰收的季节,一场国际性盛会正在这里隆重举行。
  旧说天下山,半在黔中青。作为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区域内占比92.5%的山地和丘陵,一度成为桎梏贵州发展的“关山千重”。如何利用现有山地资源,弯道取直,变“短”为“长”,这是贵州一直思考和探索的方向?
  自然而然,发展山地体育旅游成为贵州的路径选择之一。
  “国务院46号文件里专门提出,要利用山河自然资源开展区域特色体育产业,开展区域特色少数民族体育产业,我觉得这两条都是对贵州说的。”在2015年的生态体育主题论坛上,时任国家体育总局群众体育司副巡视员张栋曾这样说道。
  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贵州,属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区,全年气候温暖湿润,使得贵州境内林草资源极为丰富,拥有森林公园、地质公园、湿地公园等国际级公园22个,草海、茂兰、雷公山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9个,是开展徒步、野外生存、定向越野、探险、狩猎、露营、滑草等山地户外运动休闲的必要场所。
  西连“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东向大海,贵州连接了中国的一二三四级地理阶梯。从海拔3000米到100米,无数的山岭在这巨大的差异中层叠交错,使得贵州成为世界上喀斯特溶洞分布最广、发育最典型的区域,也让贵州成为开展登山、攀岩、洞穴探险、山地自行车、汽车越野、定向越野等户外运动的天堂。
  此外,贵州水资源储量居全国第九位,境内有乌江、锦江、北盘江、南盘江、红水河、赤水河、清水江、氵舞阳河和都柳江等重要河流,并造就了马岭河峡谷、南江大峡谷、北盘江大峡谷、黄果树瀑布等激流和险滩,是开展龙舟、溪降、溯溪、垂钓、漂流、垂钓、皮划艇等水上运动项目的理想之地。
  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在山水环绕的坝子间,涌现出49个民族的灿烂文化,创造了独竹漂、打陀螺、龙舟、射弩等250多项民族体育运动。
  在贵州,山地与体育的碰撞成为一种可能。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贵州山地户外运动沉淀了众多品牌赛事。贵阳国际马拉松、晴隆24道拐汽车自行车赛、毕节冷水河溯溪赛、遵义“中国第一骑游小镇”松烟镇骑游、紫云格凸河国际攀岩节、环雷公山超百公里跑、环梵净山国际公路自行车邀请赛、娄山关海龙屯山地户外挑战赛等大型体育活动纷纷入选中国体育旅游精品项目。按照省体育局和省旅发委的战略布局,贵州拟在2023年前完成50项体育旅游精品赛事活动的构建。
  体育赛事一步步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直接或间接地带动了短期或者长期市场的发展,各种相关体育旅游产业纷纷布局,成为贵州山地旅游快速增长的支撑点之一。同时,户外运动品牌的形成,产业链的拓展,对第三产业的融合带动,山地体育逐步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拉动力,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一环。 成立至今,梁峰反复强调悦跑圈“要做数据驱动的体育服务公司”,而另一方面,梁峰却“任性”地和用户叫板,开发检测线下反作弊系统,让一部分用户“出局”。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定律下,梁峰的做法多多少少显得异类。然而,经历过创业阵痛的梁峰,有着一份难得的从容和全局眼光,他清晰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反用户:“我要的不是冰冷的ID,而是真正热爱运动的体育人”
  尽管在“朝九晚五”的体制内工作了十多年,梁峰依然不失热血本色,只要谈到体育,话语之中时常透露出难以掩盖的激情。梁峰是运动的狂热爱好者,潜水员、国家短跑二级运动员、香港枪会和广州枪会的终身会员……梁峰享受体育带来的喜悦和感动。
  对梁峰而言,除了生命的喜悦,体育更是一件严肃的事,甚至高于生命。基于这样的信念,梁峰对自己的用户也有着偏执的要求,“我要的是真真正正的体育人,我要的是热爱体育的那种状态,或者你愿意为体育付出努力和汗水的人,而不是一个个冷冰冰的ID”。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不难理解,当很多跑步类应用在不遗余力推出各种补贴、奖励策略,以期吸引更多用户时,悦跑圈却反其道而行之,不惜在用户数上做减法,推出防作弊、智能赛事轨迹纠正技术,以杜绝恶意刷数据的行为。熟悉或者经常使用悦跑圈的人都知道,在悦跑圈两次作弊被人举报,会被直接删除ID号,失去使用悦跑圈的权利。“尊重用户的每一公里,这是很重要的事;任何一个作弊的人,都不能留在悦跑圈。只有让这个环境干净了,每个人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尊重,留在里面的人才有价值,不然这个设计就是假的。”梁峰也无奈地表示,“我是不要‘量’的产品,所以我融不到资,一直融不到,但是我坚持认为这是我想干的生意。”
  通过严惩作弊行为,悦跑圈逐渐培养用户的规则意识。“为参与者创造一个公平的运动环境,这既是悦跑圈的价值,也是体育运动本身的价值。”出于对体育行业规律的尊重,梁峰带领悦跑圈一路进击,截止2018年9月,“悦跑圈”用户数达到6300万。
  反互联网:“不做互联网公司,我们要做数据驱动的体育服务公司”
  梁峰的“特立独行”,不仅表现在对用户的规范上,也体现在对悦跑圈的整体定位和商业模式上。在互联网浪潮下,梁峰却展示出“反互联网”的姿态,“我们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准确定义是,悦跑圈是一家用数据驱动的体育服务公司”。在梁峰看来,互联网公司和体育公司是截然不同的两套逻辑。
  悦跑圈根植于数据,通过搜集包括人、跑鞋、赛事、跑步轨迹、天气、用户消费等多维度的用户数据,将用户标签化,进行导向服务。由于梁峰很早开始接触国际的体育赛事,看到了国外整个体育行业的布局,体育服务是远远超过了体育制造业,而中国体育服务方兴未艾,正是这样的认知,让梁峰坚信这才是他想从事的行当。
  悦跑圈一方面帮助用户找到更适合的服务,同时帮助细分行业找到客户,有的放矢地去销售,最终服务于体育人群和体育品牌,而这些都要基于数据驱动。“我们做的事儿全是跟体育相关的,没有那么多互联网的故事”,梁峰甚至直言,“我特别讨厌流量生意,不想卖流量,不想做泛电商”。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